4000820898

国学商道课程
用国学智慧经营企业

修心开智明商道,齐家治企传基业

关闭
立即预约学习顾问
提交报名信息

报名成功即赠送「明德书院专属定制国学十二子」书籍一套

首页 行业资讯 新闻详情

明德书院带你重新认识被误解的孔子语录

来源:明德书院 作者: 日期:2018-06-30 17:49:10

  《论语》作为一部重要的儒家经典,无论是从文献价值,还是社会价值来看,都是不言而喻的。对《论语》的研究,自古至今没停止过,并且还会继续延续下去。因此,明德书院与大家一样,都认为《论语》中的每一句话,都应该仔细的推敲,唯有如此,才能从整体上认识孔子思想。《论语·阳货》中说:“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近之则不孙,远之则怨”,千百年来一直被视为孔子歧视女子的证据。孔子对女性到底持肯定还是否定我们在这里不做深入讨论,但秉持着“偏听则废,兼听则明”的原则,明德书院在这里与大家分享多名儒者关于此句话的看法。

  原文: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近之则不孙,远之则怨。

  杨伯峻《<论语>译注》:“孔子道:只有女子和小人是难得同他们共处的,亲近了,他会无礼;疏远了,他会怨恨。”

  刘明武在文章《“女子”非指“女人”》一文中写道:“整个句子应该理解为‘只有你的儿子和小人一样是难以相处的,亲近了就会无礼,离远了就会怨恨。’”

  在他看来,此中“女子”不应理解为双音合成词,而应理解为两个单音词——“女”应该理解为第二人称的“你”,“子”应该理解为“儿子”。“女子”应该理解为“你的儿子”。

  吴正中和于淮仁在《“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正解》一文中写道——孔子说:“对!您(这位)先生说得对的啊!小人(实在是很难对待、侍候)亲近他吧,他就傲慢不恭,疏远他吧他就怨恨在心。”

  可以看出这种解释基于对句读的不同理解——将“唯”理解为“对”,表示肯定语气的应答词,相当于现代口语中“是不是”的“是”;“与”则理解为语气词;“女子”理解为“您这位先生”。

  杜维明先生在《武汉大学访谈》中说,孔子的这句话不是性别论说而是政治论说,包括了男人与女人。亦即政治领导人对于没有受过教育的男女,在相处时要特别小心,不能太亲近,又不能太疏远,否则他们就会无礼或怨恨。怎样处理这种复杂关系,不被他们所蛊惑,又要他们帮助你维持行政运作,这是政治艺术。(见郭齐勇等编:《杜维明文集》第五卷,武汉出版社2002年版。)

  陈戍国先生《四书校注》(岳麓书社2004年版)指出,先秦汉语中“女子”的“子”不是词尾,“女子”只能理解为女孩子,不能理解为广大妇女。孔子这样说,可能是跟自家女孩子及仆人(或门人)开玩笑,或者对他们表示不满。

  还有人认为这句话的白话译文应该是:女子跟小人相处是很困难的。亲近了,他会无礼;疏远了,他会怨恨。在这里,“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的“与”不是人们惯常理解的连词“和”,而是介词“跟”。如此看来,孔子不但没有歧视妇女的意思,反而表现出了对女性性格特点的准确把握和对妇女的关怀之情。

  还有人认为女子与小人是古代未成年人的合称,所以孔子的原意是:小孩子们真是难于教育啊!做大人的和颜悦色开导,她(他)会不顺从;板起面孔教训,她(他)又会心生怨恨。所以可以认为孔子在隐晦地告诉大家:“你们这些未来要从政的年轻士子们啊,跟着我学道,在乎的应该是我能否把六艺传授给你们,而不是我对你们的态度是‘近之’还是‘远之’,更不应该因此‘不逊’或‘怨’。

  郭齐勇先生在《中国儒学之精神》(复旦大学出版社2009年版)一书强调:“退一步讲,即使孔子在这里是指的女人,那也只能解释为在男性中心主义的社会,对女人的歧视,是一种通病,是时代的印痕或时代的局限。在西方,耶稣(上帝)骂夏娃,亚里斯多德骂女人,尼采骂女人,非常严峻,其程度大大超过了中国的男性思想家。就是休谟、黑格尔,对女性的歧视也很厉害。儒学、儒家中有对女性不尊重的表现,是需要批评的,但我们要放在时代的背景上加以理解和检讨。”

  朱熹《四书章句集注》(中华书局2011年版)以为,孔子的说话对象是有“臣妾”的“君子”:“此小人,亦为仆隶下人也。君子之于臣妾,庄以莅之,慈以蓄之,则无二者之患矣。”

  先秦时代,君子通常指社会身份高贵的人,小人通常指社会身分低贱的人。但朱熹所说的“君子”,特指有“臣妾”的“君子”,即诸侯、卿、大夫等至少有家臣的“君子”,其实就是封邦建国时代大大小小的“人主”。朱熹的这一理解无疑是准确的。封邦建国时代所说的“齐家治国”,那个家,并非八口之家、五口之家或三口之家,而是有“臣”有“妾”的“家”,其“家长”既是“人主”,也是“君子”。换句话说,“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的说话对象是“君子”中的“人主”,“女子与小人”不是泛指所有的女性和“小人”,而是特指“人主”身边的“臣妾”,亦即晚明方应祥在他的一篇八股文中所说的“幸人”为“人主”所宠幸的身边人。明万历四十四年丙辰科进士方应祥所作《论语》“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一节题文是在朱熹集注的基础上进一步阐发孔子这句名言的一篇名文,见收于方苞所编《钦定四书文》隆万文卷三。方应祥紧扣“女子与小人”所指展开议论,对孔子的意图有精湛把握。孔子的《论语》收录了孔子的许多言论,这些言论所关涉的,通常不是日常情感,而是国家管理、社会秩序、人类理性等层面。具体到这句名言,孔子强调:“人主”要管理好国、家,务必注意防范和驾驭身边的“女子与小人”。为什么要强调这一点呢?是因为诸侯、卿、大夫或“人主”身边的“女子”,可以向“人主”吹枕头风,甚至可以窃取“人主”的部分权力或大部分权力,中国历史上的“外戚之祸”指的就是这种情形。诸侯、卿、大夫或“人主”身边的“小人”,特指宦官或与人主关系亲密而身份卑贱的侍从。“小人”虽然身份卑贱,却出入于“人主”的日常生活,有进谗言的方便条件,甚至可以窃取“人主”的部分权力或大部分权力,中国历史上的宦官之祸就是指这种情形。孔子不只是一个教育家,更是一个政治理论家,也是一个在国、家管理方面有着丰富历史经验的人。他对“幸人”的危害极为重视,所以才异常郑重地指出:“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

  当无知的自己满心鄙夷地嘲笑着孔老夫子的这一“糟粕”思想时,殊不知其实他在警惕我们要注意防范和驾驭好身边的“幸人”啊。

立即申请体验课程

×
您的职位

您希望解决哪些问题?

×
×

恭喜,您已报名成功!
小蝉会安排专人尽快和您联系!

确定